说几句徐州丰县

徐州丰县的“铁链女”事件发酵至今,舆情汹涌至极,相关自媒体文章铺天盖地,各种观点都论述完备,相信大家也都已经有自己的立场观点,本不需要我再多言,但考虑到一些读者可能会想听听我的看法,就简单说几句。

去年三胎政策放开以后,投机鼓励生育舆论风向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假装政策气球、冒充官方机构要求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多生多育的评论文章。这股歪风吹荡至今,与“多子多福”的旧有观念相互融合促进,曾经的违法超生群体、把女性当成生育工具的蛮荒群体,摇身变成“为祖国生育”的光荣群体。这个群体主要由农村人口构成,借由这些年互联网下沉的发展契机,时不时以短视频、社交媒体评论等形式出现于主流视野内。

早在2020年6月即有“90后夫妇生育9子”走红网络,彼时人们对计划生育的看法已普遍改变,未对他们严重违反生育政策提出诘责。

徐州丰县作为“恪守传统”的代表,捕捉到了这股风气变化。欢口镇将“八孩之家受到扶助”写成官府颂词发到公众号,完全忘记了自己曾在计划生育、维护妇女权益的工作中玩忽职守到了何等荒谬境地。更滑稽的一幕出现了,违法乱纪拼命生育有政府帮忙盖房修房,每月还有几千元补助,让曾经响应国家号召计划生育的家庭情何以堪。

追求流量的网红博主们则争相寻到这个大家庭猎奇、打卡、“献爱心”,“八孩之父”的标签甚至让董某民接到了几个广告,跻身网红之列。这就是流量时代令人咋舌的价值取向。

八孩的母亲带着铁链出镜,让这场流量闹剧陡然变成了正剧,拐卖、虐待、把女人当成生育机器,这些在某些地区随处可见却又被视而不见的社会问题一下暴露公众视野,愤怒的网友纷纷声讨“2022年还能发生这种事”。

略去这一个月来种种众所周知的情节不表,最终江苏的通报与徐州第四次的通报内容一致,虽然未以十分令人信服的方式呈现,但个人以为,逻辑自洽,没有特别可疑之处。DNA鉴定等主要证据经过了多家机构复核,以这些机构的权威性,配合造假的可能性很低。

官方信息与坊间传言的一个争议点是,铁链女是否是李莹。仅从网上流传的视频与图片等信息,我个人无法相信铁链女会是李莹。虽然对比照片乍看上去确实很点像,但是铁链女的视频截图经过了美颜滤镜,而且是无牙的状态,我们知道牙齿对容貌的影响很大,牙齿正畸就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脸型嘴型,何况有牙无牙的区别。铁链女无牙状态跟李莹有牙的照片相似,可以想象有牙的铁链女相貌与之差别应该比较大。

此外,李莹的母亲曾表示,李莹12岁失踪时身高即达到158cm,铁链女则颇为矮小,不认为铁链女是李莹。李莹亲属与铁链女都健在,DNA测试不难重做,过去数次的结果均显示他们无亲缘关系,结果出错或造假的可能性不大。进一步地,但凡铁链女可能是李莹,李莹家属和四川方面不会就此罢休,反过来配合徐州撒谎,任由铁链女呆在徐州的医院,不合常理。

铁链女与李莹照片的相似性曾帮助揭穿丰县宣称铁链女为当地人的谎言,舆论热度的发酵最终迫使官方承认拐卖事实。此后,铁链女是否是李莹就没那么要紧,没必要大费周章编一个小花梅出来,做那许多DNA证据,搞出村民、亲戚、人贩子一大群人出来,串谋这么多参与调查取证的人和机构。

小花梅系被拐卖,结婚证上的姓名与生日是乱填的,实际出生年份约在1977年,现年45岁,与其生育情况和现在的外貌年龄可以对应上。

当然,以现在网络环境,总会有许许多多人认定铁链女就是李莹,这种争吵不会有止尽。而舆论质疑如果集中在小花梅身份这一证据充分又无关大局的点上,陷入到“是否李莹”、“是否小花梅”反复扯皮之中,对之后的舆论监督与问责恐怕极为不利。

自从承认了小花梅系拐卖而来,董某民这一家的事情,徐州其实已经说得比较坦白清楚了,事情不复杂,而且以董某民家的情况,很难相信背后有什么滔天阴谋。但恐怕很少有人会因此感到满意。一方面,之前的几份通报严重消耗了公信力,现在群众看什么信息都带几分怀疑。另一方面,大家毫不怀疑,这不是一家一户、一桩犯罪案件,这涉及把犯罪活动当风俗的庞大群体的罪恶,这背后还有成千上万桩犯罪,这些案件的受害者经历了怎样的人生,未来又能如何,让人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而这些案件还涉及地方政府公检法的系统性纵容包庇,这是到了2022年,地方治理与法律法规、与现代文明仍公然抵触的可怕状况。

丰县法院几个关于拐卖妇女婚姻的离奇判决、关于审计官司的离奇判决、丰县前几份通报对拐卖问题的遮掩,是基层治理的一个缩影,反映出现实中,公平、正义、法治仍严重缺失,也反映出江苏通报所说,基层权力“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法治意识淡薄”。江苏虽然对17人做出了处理,并在通报中表态“部署开展专项行动,全面深入排查整治侵害妇女儿童、精神障碍患者、残疾人等群体权益问题,依法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和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等违法犯罪行为”,但是民众现在心里没底,普遍担心过去的一些责任人已身居高位不能受到应有惩处,担心法不责众,担心热度一旦过去,拐卖问题被大事化小,对沉疴疾不能彻查。要如何恢复民众信心,展现政府的决心和能力,让违法犯罪得到应有惩处,这是摆在徐州、江苏乃至更高层的一个重要问题。

江苏这份通报出来后,事态不会再继续发酵。相关市县的治理肯定会进行,但短期内不可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长期看也是困难重重。作为围观群众,别无他法,惟愿检方给董某民追加起诉强奸罪,昭告天下,与拐卖来的妇女强行发生关系属于强奸,给那些以为花了钱就可为所欲为的法盲些许震慑。此外,彩礼婚俗实在有卖女儿的嫌疑,各地均已出台相关规范,应广泛宣传、严格执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