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

连花清瘟,伴随着物资被广泛发放到上海居民的手中。

4月3日的报道显示,有 800 万盒连花清瘟运抵上海,同一天,以岭药业又捐出了价值 5000 万的连花清瘟从河北发往上海。

不少上海网友,纷纷晒出自己家已经收到的很多盒连花清瘟。

还有很多人表示,收到连花清瘟就安心了,先干为敬。

抗疫发放药物,看起来是一件有益于民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

因为很遗憾,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给健康市民发放连花清瘟,真的没有必要。

从医学上看,怎么才算预防病毒?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疾病预防主要分为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两种。

简单来说就是,一级预防是避免疾病发生,例如接种疫苗;二级预防是早点发现,例如癌症筛查。

根据疾病预防的定义,在目前的科学条件下,我们可以用下列三种措施来预防新冠。

第一种,物理阻断。就是常规采用的新冠病毒预防方法。包括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规范咳嗽礼仪、勤洗手,以及隔离等。

这种,除了靠自己谁也靠不住,连花清瘟根本使不上劲。

第二种:诱导免疫反应,降低所释放病毒的传染性。这种方式就是疫苗的工作原理。

显然连花清瘟不是一款口服疫苗,目前暂时也没有口服药物可以完成新冠疫苗的工作。

第三种, 暴露前预防(PrEP)全称 Pre-Exposure Prophylaxis,是指目前未感染病毒,没有暴露于高危险环境,提前用药以预防感染。

目前美国、欧盟、英国等国唯一批准用于新冠病毒感染暴露前预防的药物,是一款长效抗体组合。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注射现成的抗体,直接抑制或清除病毒,避免感染。

还没有发现其他的药物和机制,能有如此重要的效果。

在目前已知的三种方式中,连花清瘟都不成立,无法达成预防新冠病毒的效果。

连花清瘟,有没有可能是预防的意外

我们分别从官方、临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来看连花清瘟是否可以预防新冠。

首先,官方资料中,我们没有找到「可以预防」的推荐。

今年 3 月 15 日,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表明,处于医学观察期,或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治疗药物,其中并没有提到「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相关表述。

4 月,解放日报的报道中表示,连花清瘟非预防用药,提前口服不能预防新冠,若没有症状不推荐服用。

这里还要补充说明一下,网上广泛传播的「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连花清瘟」的说法并不正确。类似推荐和表述,请大家要谨慎采纳,理性分析。

临床医生:不推荐使用连花清瘟作为新冠预防药物。

我们联系并询问了呼吸科、感染科相关的临床医生。

北京积水潭医院呼吸科王小燕医生告诉我们,无论是从药品说明书,还是从连花清瘟的药物机理上看,连花清瘟都不能预防新冠。更何况连花清瘟作为一种口服药物,存在口服疗程不确定问题。也就是说任何药物在人体内都有代谢时间,口服一次后药物就代谢了,很难通过口服做疾病预防。

来自西京医院感染科王素娜医生提供了自己学科的角度:「想要推荐某个药物预防新冠,需要进行深入的药理学研究,并进行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在看到公认的效果前,无法进行推荐。目前并没有看到连花清瘟开展这方面的随机对照试验,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它可以有效的预防新冠病毒感染。」

最后,从一款药物的验证机制上看,连花清瘟也的确没有满足证明自己可以预防的流程。

如果要验证一款药物可以预防和治疗疾病,有一个严谨的临床试验流程和临床终点设计,并且至少要这有几步:

第一步,动物实验

第二步,一期临床试验

第三步,二期临床试验

第四步,三期临床试验

一般来说,完成前两步,才能证明「安全」;完成后两步,才能证明「有效」。

那连花清瘟进展到哪里了?

我们查找了关于连花清瘟已发表的文献和数据,暂时缺少其可预防新冠肺炎的依据。

针对暴露后的预防效果,2021 年的一项对照研究,显示连花清瘟可以降低核酸检测阳性率。但整个研究样本少(1976 例),没有盲法对照(连花清瘟治疗组和仅提供医学观察的对照组),仍需更进一步的研究。

2020 年的一项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指出连花清瘟胶囊可以有效改善症状(发烧、咳嗽和疲劳),并缩短病毒脱落的持续时间。但这篇文章同样缺乏盲法对照,同时因为参与人员的背景和资金来源问题,发表后颇具争议。

文章最后还提到:没有实施盲法是因为疾病爆发的迫切性,采取安慰剂对照伦理上不道德,但如此多的局限性研究都说明,我们在验证药物有效性的顶层实验设计上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连花清瘟是否真的有效,还需要更可靠的数据来佐证。

总之,从官方到临床,以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

但面对令人焦虑的疫情,很多人可能会存在「宁可信其有」的心态:有药物,吃了总比不吃好吧?

那还真不一定。

没病不要乱吃药,连花清瘟也一样

药物之所以要有「使用范围」「服用禁忌」「适用人群」等限制,是因为要权衡利弊。

药物的使用,是治疗收益与副作用风险之间的较量。

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那对于想要预防新冠的普通健康人来说,服用的收益可以说为零。

那么风险呢?

从成分表看,连花清瘟由 13 味中药组成: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

由于含有受管控药物成分,连花清瘟在新西兰是禁药,瑞典、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也禁止连花清瘟入境。

而对于国内患者,也不是人人都可以使用连花清瘟。

虽然连花清瘟的药物说明书上仍然标注副作用尚不明确,但一项发表于《Frontiers in Pharmacology》的研究指出,连花清瘟中至少含 61 种化合物,成分极其复杂。有一些副作用,常见不良反应有胃肠道不良反应如恶心、呕吐、腹痛、腹泻、腹胀、反胃,以及皮疹、瘙痒、口干、头晕等。

在连花清瘟的说明书上,标注了高血压患者、心脏病患者慎用;有肝病、糖尿病、肾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儿童、孕妇、哺乳期妇女、年老体弱者等也需要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综上,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还可能带来副作用。

一种不能预防新冠的药物,被大批量的发放给没有感染的健康人,这本身就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如果真的如一些报道中所说,为了这些药物的运输发放,还占用了其他物资的运力,那更不合理。

我们认为不应该这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