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思聪盯上的连花清瘟

4月8日,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发布了一则消息,提醒中国公民赴新西兰慎重带药入境。

原因是新西兰海关自去年11月以来查获多起中国公民携带违禁药品入境的案例,其中占据大部分的是用于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连花清瘟胶囊。该药因含有新西兰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管控药物成分,被政府列为违禁药品。 

在中国大名鼎鼎的抗新冠神药,为何到了新西兰就变成了违禁药,新西兰人民的病是不是不想好了?

路姐查了一下发现,除了新西兰,美国、澳洲、瑞典等国同样将连花清瘟列为违禁品。 

在加拿大,连花清瘟虽然已经获得销售许可,但是当地卫生部发言人警告道,制造虚假、误导性信息,称该药品能够预防、治疗或治愈新冠,是违法的。

外国友人可能不太了解连花清瘟的历史贡献,路姐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科普一下连花清瘟的故事以及它的创造者吴以岭。

30多年前,中药世家的吴以岭从南京中医药大学硕士毕业,而后进入河北省中医成为一名医生。在治疗一位有20多年冠心病史的患者时,吴以岭翻阅古医书,研制出秘方“五龙丹”。本来久治难愈的病人吃了以后,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 

“五龙丹”以土鳖虫、蜈蚣、蝉蜕、水蛭、全蝎入药,这些虫子均具备“钻洞”的特点,所以在中药理念中均是疏通经络和血管的良药。

1992年,吴以岭创办以岭医药。他将“五龙丹”改良为“通心络胶囊”,面向全国推广。借助优秀的销售团队,“通心络”迅速占领了一片市场。

2003年,SARS病毒肆虐。吴以岭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同时作为医药行业代表,自觉肩上的担子很重。他率领团队立即投入到SARS的防治研究工作,经过没日没夜地翻阅医书,终于从大量古方中汲取到营养,研发出连花清瘟胶囊。 

据《中国中医药报》报道,这个研发过程足足有15天。 

可惜的是,这款专门为SARS病毒研究的药品直到2004年才获批上市,而此时SARS阴霾已过。

2009年,甲型H1N1病毒流行,连花清瘟终于迎来大显神威的时候。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院所研究证实,连花清瘟胶囊对甲型H1N1、乙型流感病毒、冠状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等均具有抑制作用。 

经此一役,连花清瘟成为国民畅销药。以岭药业也于2011年在深交所上市,吴以岭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

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连花清瘟再次获得追捧。2020年8月份在上海的某次医学会议上,吴以岭宣布,有8000万人次用连花清瘟防控新冠。

距离那次会议又过去了一年多,如今这个数字至少又要翻上几倍。 

最近的上海疫情中,有则视频流传很广。永康街道的一位老人有病在身,打电话给社区工作人员寻求帮助,而在社区工作的小伙询问是否需要送些连花清瘟过去。在老人表示家中还有连花清瘟后,小伙只能无奈地表示:

居委会这里只有连花清瘟这一款药物。

路姐询问了几位在上海的朋友,他们中有很多买不上菜、吃不上饭,但唯独不缺连花清瘟胶囊。社区管够。有时面对空无一物的冰箱,喜闻社区又送来物资包,满心希望的打开,

发现是一排连花清瘟胶囊。

连花清瘟在新冠疫情之中之所以能如此深入人心,除了有专家为其背书,更重要的是国家卫健委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将连花清瘟列为医学观察期的推荐用药。

在《方案》中,同样获得推荐的中成药还包括藿香正气水、金花清感颗粒、疏风解毒胶囊等。但很明显,它们都没有抓住这个机遇,真正扶摇而上的只有连花清瘟。

至此,连花清瘟已经在3次大型抗疫中发挥作用。 

也许你会质疑一款药为什么能如此持久且通用,那么你要重新认识一下连花清瘟。

“瘟”是瘟疫的“瘟”,“清瘟”就是“清除瘟疫”,这款药最初就是为抗疫而生的,适用所有瘟疫有什么问题吗? 

自疫情以来,以岭药业凭借这一款畅销品,股价从2019年末的7元左右,涨到最高43元,如今市值超过了600亿。而71岁高龄的吴以岭也好风凭借力,一举成为石家庄首富。 

昨天,素有“娱乐圈纪委”之称的王思聪转发了知名博主马督工怼连花清瘟的视频,并配文: 

“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事情很快登上了微博热搜,王纪委随即删掉了这句转发语。

在马督工的视频中,对“连花清瘟防治新冠病毒的有效性”提出一系列质疑。其中包括河北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在《植物医学》发表连花清瘟防疫论文时,隐瞒了自己是吴以岭的女婿,以及以岭药业对其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事。 

另外,马督工还在视频中深入探究了最近流传的“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治疗新冠”的事情。

他发现在世卫组织的报告中,并没有直接提到连花清瘟,更不用说推荐使用。只是在一份文件的结尾引用参考文献部分,出现了两次“连花清瘟”的字样。而“世卫组织支持中医治疗新冠”,也只是世卫组织中部分中国专家的建议。

受此消息影响,以岭药业在今天盘尾跌停。王思聪这一条微博价值60多亿。

疫情总会过去,但连花清瘟的故事还在继续。

从以岭药业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中可以看出,在前三季度,公司的研发费用约为5.38亿,而销售费用却达到了27.96亿。研发固然重要,但怎么想办法把药卖出去更重要5倍。 

这些钱花去哪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微博搜索同时带有#密接者用连花清瘟降低阳性感染率76%##防治结合是中医药独特理论和优势#这两个话题的内容。相似的文案,相似的图片,许多大V共同起舞。

据我所知,这些大V们的身价可不便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