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地同学稍微解释一下我所认知的上海这几天的现状,避免各种压力无端地指向行政的同事,尽量使信息对称?

该文作者是上海本地一位资深公务员,也是一位猫奴,就称他为上海猫奴公务员吧。以下是正文:

一、忙到现在,抽点时间来聊聊大家关心的团购

首先,上海不缺物资。各种物资都不缺,城郊的仓库、货场、堆场、集散中心,都已经堆不下了。深圳救援队(民间)募捐资助上海同胞的几卡车捐赠物资,甚至只能卸到无锡和南通去了——经过反复沟通,我到现在还没有办法用正规渠道帮他们运到上海市民手上。如果这些是我的私人物资,可能早已经用“野路子”解决了。

外地物资要运到上海,第一关就是回不去。不管进来上海多少车、多少司机,就再也回不去了。这也是为啥很多地方都无法再运急需物资来上海,没车没司机了!各大快递的省际运输车辆大量地被困在上海,运力被清零。

那么这些车是不是就可以在上海市内为市民送货了呢?并不是。来看看第二关:上海的所有车辆都已经禁止上路,要上路必须去办理所谓的通行证。清明之前,街道可以申办通行证,结果导致了黄牛泛滥,凭买来的通行证上路的车竟然搞得交通拥堵了,丑闻上了热搜,于是权力收回、旧证作废,现在一证难求。那么,干脆去租一辆有通行证的小货车吧?今天中午问的价格是一天12000元,还在继续涨。

第三关是大部分小区不收。居委会派出了大量人员看守每个小区的出入口,只允许政府认可的“保供单位”的商品进小区,以及居委会干部自己“认证过的”的各种来路不明的供应商。其他机构运来的货物就是不让运进小区,说是有毒会传染新冠。如果看守小区大门的是社区居民组成的志愿者,就会宽松一些,小包裹可以帮居民递进去甚至送上门,但是大批量的肯定要征询居委会干部,导致最后大概率没法卸货。

那么,新闻上政府说给所有市民都送去了民生物资,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我朋友告诉我:他小区已经收了三轮了,而且很丰富。徐汇区的两个街道今晚还突击发物品,因为明天总理要来视察。但是,我认识很多人,都说没有收到过。问题来了,到底发多少次,每次发些啥,哪些小区可以发、什么时候发?这些都是不公开的,留下了操作空间和解释的借口。根据相邻的几个社区居民反映,发的都差不多,但又不完全一样,特别是荤的有的被换,有的干脆没有。根据我自己的统计,一半人应该免费领到过政府发的物资,其中差的只有几颗不新鲜的菜,好的可以发小红书炫耀,简直天差地别。至于网上说居委会只发给上海本地人,不发给外地人或租客的说法,我没有见过,无法证明有或没有。

第四关是最后一百米的征途。就是居委会要求所有居民不能走出自己的楼,不然就转交公安机关。所以物资就算闯过前三关到了小区里卸了货,也只能由居委会安排工作人员或居民担任的志愿者来分发(我清明期间就在自己小区做了三天志愿者,分发了上千箱货),如果居委会不安排人手,居民是无法走出自己的楼到小区里来拿的。那些好不容易几百公里冷链运达的需要冷藏的肉鸡鱼,就这样在小区里腐烂变质。

上面这些是我所了解的大背景。作为一名老上海人,各个部门和基层变成这个样子,我也很无语。你们可以继续BS上海,但我们这些要继续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老上海人新上海人,我们又能如何呢?连在网上记录一下都会触发404。

二、好了,说回团购

一边是每天都有热心的同事和朋友给我们推荐供应商,可以提供各种物资,另一边是我们有的同事已经断粮很多天了,只能向公司和同事们求助。

断粮的同事大部分是两个原因,第一就是没法参加自己社区的团购,或者社区人口太少,没法成功组织团购所要求的最少份数,特别是那些住在独栋公寓楼里的。前面说了,用车成本巨大,所以各种团购供应商都只能往一个地址同时送50到100份物资来分摊这个高昂的运输成本。如果你不买50份或者100份,不好意思,没发送。那么,为什么不自己叫闪送或者跑腿呢?区内的闪送是200元/单起,跨区300~600元/单,货拉拉(如果能进出小区的话)起步价600元。也就是说买一个盒饭或一瓶酱油就要200元运费,这个偶尔一次还行,连续十多天可真吃不消。

第二,断粮是因为很多同事的住处没有开伙的条件,有的合租房没有厨房,有的没有灶台冰箱,有的没有锅碗瓢盆,十来天只能顿顿吃泡面和自热饭。他们就算团购到了菜和肉,也没办法做熟吃。所以,我们的挑战不是搞什么大批量团购,而是如何用最小的成本把物资送达单个地址。而各个物流公司都牛得很,比如顺丰,昨晚谈好了130元/地址,今天就变成了240元/地址。最后要靠我们的商务同事出面找他们领导才把02期团购的价格谈到180元/地址。

那么问题又来了,每一单运费要180元的话,要运送多少价值的物资才能让消费者觉得还值?假设团购价是360元的套餐,员工买了以后,拿到手发现里面的菜在小区团购才180元,而这些菜在疫情前甚至不到60元。作为消费者,饿的时候不得不掏360元,实际只吃到价值60元的菜,放下筷子不骂团购组织者才怪。刚才就看到有同事在乐问吐槽价格了。

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耐心看完这么啰嗦的解释。

我们一直建议同事们尽量参与社区内或邻居发起的各种团购,这样可以分摊掉高昂的物流成本及其隐藏在其中的公关成本。只有实在买不到菜的,没有其他团购条件的同事,才适合参加我们费心费力组织的点到点配送的高价团购。贵是贵了点,但至少用钱能解决吃饭问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钱赚。

目前一共组织了三期点对点配送的互助团,每一期我们志愿者和行政同事都要与几十家供应商和物流公司谈判,要判断对方是不是靠谱,资质合不合规,有没有能力执行,会不会卷钱跑路……我们知道这是一件肯定吃力不讨好的事,唯一就是希望同事们能尽快买到最具性价比的食材。可能做得不够好,但请相信我们的努力。不指望大家拿来发朋友圈或小红书,只求别发乐问就好了——开个玩笑。

三、最后说一下很多同事问的疫情

上海目前的政策是把阳性的运去市郊方舱或临近城市的隔离酒店,社区里只要把阳性的清完就可以解禁。但是到今天为止,我自己在浦西全域还没看到能解禁的小区,阳性患者也没有全部及时转移走。网传部分小区已解禁,其实是居委会工作人员累瘫了或干脆躲起来了,小区大门无人看管可以悄悄出入而已。

上周被拉去方舱的同事发来视频,那真是惨不忍睹。而且,由于阳性人数太多,有的方舱属于还没建完就塞人进去了,处在管理真空,厕所要排长队且没人打扫,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没有治疗、没有药品,只有保安。就算满足出舱条件了也可能没人来处理,继续在垃圾遍地的方舱“医院”里自生自灭。唯一的好处是有人定时投喂盒饭,不用担心买菜问题了。

上海同事本周继续居家办公(也没办法,根本出不了小区啊)。但是行政和物业都有继续在办公楼坚守的同事,有的已经在办公室住了十多天了,每天只能靠视频与家人孩子线上见面。特别感谢腾云大厦和腾讯大厦的两位物业同事,每天帮大家继续喂流浪猫,还拍了照片和视频发给我们这些猫奴。

路上继续禁行,大部分公交地铁都停运了,没有通行证就算出了小区也只能骑自行车。路上几乎所有店铺餐厅超市都关着,贴了封条。政府公布了一个白名单,每个区只有白名单上的几家超市和门店可以开门营业,但由于小区都封着,超市里没啥人,顾客主要是居委会工作人员在帮困难户买一些零星的必需品。

医院的情况我不了解,因为核酸都在社区里做了。隔天就要去排队做一次,昨天上午刚做了抗原,下午又来一次核酸,完全没有章法,倒把社区工作人员、医护人员和志愿者折腾得累死。各种领导不停换,每换一批就折腾一次,割一次韭菜,比如发一些没有正规标志的汤药。最近这波领导把原来的核酸小程序“健康云”否决掉了,登记用的PDA也全部换一批新的,导致昨天新的小程序崩溃无法继续全民核酸。

客运码头都停了,浦东浦西的过江摆渡船都停了。高铁和火车站一直正常开着,虽然没什么人。只要有本事到达火车站,还是可以买到去各地的火车票,上车前要检查48小时内的核酸报告。机场也开着,航班不多,机场拉客的黄牛全部有通行证,下了飞机想去哪里都行,就是贵一点。市区有一些白名单上的酒店还可以入住,床位有点紧张,因为很多出差来上海的人继续呆着没法回去,据说回去的话会被举报可以奖五千元。

2022年已经过去了一个季度,上海最美的春天在我们被隔离的时候已经溜走了。不知上海还要停摆多久,不知道上海人民还能坚持多久,等解封了也许可以直接换上夏装了。日子过的很不真实,每一天都充满了焦虑,但也有一点希望。希望疫情早点过去--不管共存还是清零,别折腾。

天快亮了,十点钟还有线上会议,让我先去睡一会儿。有啥没讲明白的,有空再补充。

Comments